2020年是一个非比寻常的一年,这一年太多的大事,大多的惋惜,大多的悲剧。对于我个人而言,又有很多的惊喜。     今年是我写的最少的一年,除了这篇只写了两篇。是忙吗?是厌烦吗?都不是,今年比较特别,也许我的文字需要一个恰到好处的心情,又或许我遗忘了。   &...